尊龙凯时解忧 销毁婚纱照竟然成了一门生意?!

  尊龙凯时曾经有位河北的女士,她已经再婚,现在在孕期了。她当时应该是不太信得过老刘,所以自己冒着沙尘暴的天气,大老远地开车十几公里拉了一箱东西,老刘销毁的时候,她就在旁边拍。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老刘还允许她自己往里扔了一个小件。

  每天傍晚开始是咨询的高峰期。大部分人咨询之后不会马上下单,有的人只是想有个地方可以倾诉完自己的故事。很多时候,成单的人跟老刘说得不多,因为他们已经做好销毁这个决定了,往往那些还在犹豫的、没成单的人反而说了很多。

  而有时候销毁不都带着恨,也会有无尽的思念与爱。有个小伙子私信老刘,让他买一束欢乐颂玫瑰放进粉碎机里销毁,因为小伙前女友生前最喜欢这种花,但是在疫情初期她就去世了,想用这种方式跟她告别尊龙凯时。

  掌柜去查了一下,老刘之所以选择“婚纱照销毁”这个新赛道,是因为婚纱照大部分为亚克力、金属、水晶等材质,尺寸也比较大,人们自行销毁难度大,扔到垃圾桶也存在隐私泄露的风险。

  而老刘提供销毁业务是按照重量收费,最便宜的套餐是59元,最贵是219元,最贵的套餐还会返还60元快递费。而愿意让老刘公开拍成视频素材的客户能优惠20元。取个平均数,每单139元尊龙凯时,400单也才5.56万元,这只是收入,扣除厂区租金、机器折损、电费和人工,盈利并不乐观。

  而且,这个“婚纱照销毁师”的小众新职业,门槛并不高,完全可以复制推广,而有意愿拿出婚纱照销毁的客户群目前来看似乎只是凤毛麟角。要知道,2023年中国有433.9万对离婚尊龙凯时,而老刘去年4月开业以来只有400单生意……

  再加上结婚的人数在2014至2022年连续9年下降,拍婚纱照的传统也被不少年轻人颠覆,老刘今后需要销毁的婚纱照市场很可能会逐年萎缩。

  经过媒体大肆报道的“婚纱照销毁师”,的确小众,但掌柜不怎么看好这一新职业的前景哦!

  再难销毁的婚纱照用把榔头解决不了吗?至于驱车十几公里去见证粉碎机来销毁吗?

  还真至于。粉碎机啮齿咬合带来的画面冲击,配合机器隆隆作响的轰鸣,乃至于粉碎机本身名字中粉碎二字,本身都是给人以强烈的心理暗示:往事已矣,未来始发。

  过去的伤痛可能会延绵许久,它就像一道旧疤,颜色越来越淡,却又能在不经意间辨认出来,提醒你疼痛感并未远离。这时候就需要一个外人,用强制性的手段来告诉你,Stop!一切都灰飞烟灭了。

  像婚纱照销毁师这样的新职业,看似奇葩小众,但却结结实实切中了现代人的痛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是心理咨询的一种另类分支。所以未来的心理咨询师,考一个车床上岗证,或许也并不稀奇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