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治理“高价彩礼” 推进移风易俗

  治理“高价彩礼”,近来接连落棋有声。2020年,民政部印发《关于开展婚俗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2022年8月,农业农村部、中央文明办、民政部等八部门联合发布《开展高价彩礼、大操大办等农村移风易俗重点领域突出问题专项治理工作方案》;2023年11月,最高人民法院与民政部、全国妇联联合召开推进移风易俗、治理高额彩礼新闻发布会,发布人民法院涉彩礼纠纷典型案例;2024年2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彩礼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实施,明确规定“一方以彩礼为名借婚姻索取财物,另一方要求返还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等等。

  上述重大举措陆续出台的背景,是某些地方愈演愈烈的“天价彩礼”之风。近年来,一些地方的彩礼加码持续走高,已成为婚姻家庭矛盾纠纷的重要成因。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张军今年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直言不讳地提到“近年来涉彩礼纠纷增多甚至引发恶性案件”。据统计,近5年来涉彩礼民事案件超2万起,彩礼金额可达人均收入的10倍;因彩礼纠纷引发的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等恶性案件,占因彩礼引发的刑事案件的46.26%。

  从历史观之,彩礼本无原罪,只是一种传统民俗。“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西周时确立并为历朝历代所沿袭的“六礼”婚姻制度中,送聘礼的“纳征”,就相当于现在的“彩礼”。客观而言,彩礼在很多地方具有一定的社会文化基础,这是人们应当正视的事实。但是,当彩礼过于沾染金钱和物质,甚至形成攀比之风,必然使其“礼”的属性不断弱化,而转化为纯粹的经济负担。这种变化,使传统婚俗逐渐背离了“宜其室家”的美好初衷,成了冲突矛盾的推手,不仅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也不利于文明风尚的培塑弘扬。

  具体到治理层面,想要移风易俗,彻底遏制这股“高价彩礼”之风,自然并非易事。毕竟,“彩礼”具有民间风俗特性,不能简单地一禁了之。更为复杂的是,因为具体情形的不同,“彩礼”也不能一退了之。翻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虽然明确了“未办理结婚登记”等3种可返还情形,在一定程度上明确了彩礼纠纷的解决原则。但在实践中,还存在大量未办理结婚登记却按照当地习俗举办婚礼并共同生活,以及已办理结婚登记但共同生活较短等情况,同样需要“解扣”“破局”。

  解决这些难题,需要从立法出发,结合实际开出“药方”。我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中明确规定,“禁止包办、买卖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为”“禁止借婚姻索取财物”。审视最高法发布的典型案例,以及出台的有关司法解释,不仅申明了严禁借婚姻索取财物这一基本原则,更充分尊重民间习俗,以当地群众普遍认可为基础,合理认定彩礼范围,充分考虑彩礼的目的性特征,斟酌共同生活时间、婚姻登记、孕育子女等不同因素,合理平衡双方当事人权益,为各级司法机关提供了治理“蓝本”,有利于在法律轨道上化解因彩礼引发的矛盾纠纷,驱散萦绕在彩礼上的逐利冲动。

  欲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泉源。“高价彩礼”之风盛行,违背了彩礼的初衷,带来诸多家庭和社会问题,亟待进行深度治理。诚然,移风易俗不是易事,但路虽远行则必至,事虽难做则必成。近年来,从制定指导意见、完善工作方案,到发布典型案例、出台司法解释,“高价彩礼”这匹野马,正一步步被套上法治的缰绳。在依法治理的同时,有的放矢树新风,持之以恒化新俗,终会实现“让婚姻始于爱,让彩礼归于礼”。(欧阳晨雨)

  人民日报社概况关于人民网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数据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联系我们

  人 民 网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